您的位置:  首页 >> 理工人文 >> 知名校友 >> 难忘的岁月
难忘的岁月
杨雄里
       1960年12月1日,我首次踏上东北的土地,开始我在长春光机学院两年多进修生的生活。那初冬清晨的阳光在雪地的映照下,仿佛依然是那么的眩目,却是近半个世纪前的往事了。
       上世纪60年代初,我在中科院上海生理研究所开始专业课的学习时,已经确定我今后将跟随刘育民教授从事视觉生理的研究。刘教授按照学科发展的需要,把我送到刚创办不久的光机学院的应用光学专业学习。于是,我就在母校度过了两年多难忘的岁月。
       那正是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期间,饥饿和严寒拷打着每一个人。成年累月的饥肠辘辘无情地消耗着我们年轻的身躯;在严寒的冬天,在没有暖气的教室里,我们几乎都是站立着、跺着脚等待下课的铃声。但是“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艰苦的生活磨练了我的意志。我无意述说我的勤奋,我的全优的考试成绩,以及我每小时笔译15000字母俄语文献的高速度和自学英语、德语的成绩,足以向世人证明,对生活的这张试卷我答得并不坏。
       我曾经在多次讲演中说过:“在长春光机学院度过的两年,奠定了我一生事业的基础”。2004年10月,我应邀在吉林省第三届科学技术学术年会上作大会报告时,坐在会议厅一角的母校的学生们对我动情的陈述报以长时间热烈的掌声,让我的思绪须臾间回到了当年。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母校的两年,培养了我坚韧不拔的性格,永不言败的志气和良好的读书习惯,这是我一生享用不尽的财富。我们当年艰苦的生活境遇也许永远都不会重现了,但我的经历,与无数同时代人的经历一样,昭示着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逆境锻炼人”。我之所以这么说,也因为通过在母校课程的学习,我学会了逻辑的思维。曾经学过的“数理方程”“电动力学”“热力学统计物理”“量子力学”的许多具体内容都不再清晰了,与我目前从事生命科学的研究也无直接的关联,但是贯穿于这些课程的逻辑推理无疑影响着我的思维,进而辅佐着几十年来研究工作的推进。这正是不同学科间科学上的共性。我深切感谢授予我知识权杖的老师们,他们谆谆善诱的敬业精神常常予我以不息的动力。我特别清晰地记得岳景中老师,他完全不参考讲稿对Bessel等数理函数完备的演绎令人钦羡,当我在课后向他指出他推演过程中的瑕疵时,他从善如流的态度和从厚厚镜片中透出的亲切眼神至今难以忘怀。
       在母校我同样收获了生活的果实。1962年9月23日晚,我和我的妻子孙淑文从教学大楼的后门走出,开始了我们漫长的风雨历程。在当天的日记上,淑文曾经写下了“但愿从教学大楼到宿舍的小路是没有尽头的”。从母校开始的这段旅程,我们共同走了46年!2007年我和她再一次回到母校,母校繁花似锦,郁郁葱葱,但教学楼的后门依稀保持着原貌。重新踏上这条向北延伸的道路,我们虽然已满头霜雪,但仿佛从又回到年轻的时光!
       一切恍同昨日,但半个世纪已经过去。母校从那个火热的时代走来,历尽沧桑,50年间,一次又一次描绘新的蓝图,一次又一次谱写辉煌的历史,一次又一次以崭新的姿态展现于世界。以母校为起点,无数才俊走向全国,走向世界。作为一名校友,我自豪地告诉世人,告诉自己,我有幸曾是,并将永远是其中的一员。
Copyright @2012-2015 长春理工大学招生办 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卫星路7089号(东) 邮编:130022
电话:0431-85386281 电子信箱:zsb@cust.edu.cn